中国城市新鄙视链,你的城市在几等舱?

原创2018-07-21 米宅米宅

来源丨智谷趋势

作者丨旺角黄局长

本文获授权转载,不代表米宅米宅观点。


去杠杆,是财政去杠杆还是金融去杠杆?


去杠杆搞到股市暴跌、债务违约,哪一个部门需要背锅?


自7月开始,中国出现了一场罕见的神仙吵架。“耍流氓”、“夺权了”、“从犯”、“小国央行”,就在央妈与财爸吵得不亦乐乎时,国务院悄悄放出了一大招,字里行间都像在为今后的去杠杆路径一锤定音。


这份改变了全国600多个城市命运的文件,将申报建设地铁的经济总量、财力门槛提高3倍,并设下了一个软性指标:债务率。


瞬间,有9个城市的地铁梦裂为碎片,6个城市留级察看。活下来的,奔走相庆,出局的,痛哭流涕。那些按照地铁远期规划图重仓土地的开发商,囤积所谓地铁房的投资者全部被打蒙了,多少人的命运就此而变。


国家的拐点已到!这个地铁游戏规则的变动,其实正是政策风向巨变的前奏。


01


文件的全名叫做《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轨道交通规划建设管理的意见》。


该文件要求,申报建设地铁的城市,其一般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应在300亿元以上,地区生产总值在3000亿元以上,市区常住人口在300万人以上。



对比2003年国务院81号文可知,地方财政、GDP的要求提高了3倍门槛,人口要求则从“城区人口300万以上”改为“市区常住人口300以上”。


最近微信上流传的自媒体文章,很多都搞错了“市区常住人口”的概念,有的用了全市的常住人口,有的用了城镇化人口。


其实按照住建部的标准,市区常住人口,是指城市行政区区划内的人口,不包括管辖的县以及代管的县级市。


目前,全国有大大小小657个城市,只有44个城市获批建设地铁。新规一出台,就直接淘汰出去了9个城市。



乌鲁木齐、呼和浩特、包头和兰州是经济上不达标。这几个城市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都位于西北、华北地区,经济造血较为乏力,有的地方还刚爆出数据造假,完全是黑洞般的存在。这些地方硬撑着上地铁,只能是留下一屁股债了。


南通、福州、洛阳、温州、芜湖是常住人口不达标。建不了地铁,南通、芜湖和洛阳还可以把锅甩给长三角和大郑州,谁让你们这些老大哥的虹吸效应太强,我们的人都被吸走了,都是人口净流出。


温州恐怕只能怪自己了,虽然大温州的皮革厂名扬天下,每年都能拐到民工兄弟来安寨,但下边的县市经济实在太雄厚了,来的人都扎到郊外去了,市区没留几个。


02


这出局的滋味确实不好受。


好比企业IPO,弄材料,递材料,熬了好久才游过堰塞湖,过了会,整个过程小小谨慎,诚惶诚恐,每天都夹着尾巴作人,临上市敲钟时又被撤了下来。这揪心得啊。


福州好歹已开通运营了一条23公里长的1号线,其他几个兄弟都还是零鸭蛋,有的刚搞了剪裁仪式,铲了几把土,有的还在地下拼命挖挖挖呢。


动工很久的,估计不会贸然停下,还没动工的凶多吉少。像南通地铁1号线开工超过半年,目测不会受影响,远期规划的3、4号线怕是彻底没戏了,至少未来几年内都不会有任何动静。


不知道当初那些急忙打出地铁上盖的开发商,现在有没有觉得脸上火辣辣?



咸阳、银川、西宁、扬州这几个地方也是挺惨的,地铁规划已经进入申报流程,就差临门一脚,新规一出来,直接哭晕在了厕所。


不过,有人哭就有人笑。


就在福州等地方哀鸿遍野之时,唐山、淄博、泉州的论坛里充满了欢声笑语,仿佛中国人刚刚赢了世界杯。


他们拿着自家的条件去对比国务院的标准,简直是越看越开心。全国GDP超过3000亿的城市超过70家,市区常住人口超过300万就只有40多个。


门槛之高,一下子就踢掉了全国600多个城市。剩下的名单中,汕头(2350亿)、云浮(840亿)地区生产总值不达标,淮安(230亿)、邯郸(220亿)、临沂(285亿)、保定(238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不达标。


所以抛开存活的不说,接下来有资格上高堂过会的,就只有唐山、淄博、泉州三个城市。



据说唐山为了迎来地铁时代,已经摩拳擦掌很久了。像抗震纪念碑对面的时代广场,就预留了地铁接入口和地面入口。


(图片来源:知乎用户郑欣)


这样算下来,全国960万平方公里的疆域上,也就只有38个城市获得建地铁的资格。简直比中新股还难。


但上了车的城市,也别高兴得太早。翻过五指山,还有九九八十一难呢。


03


今年3月澎湃新闻报道称,发改委正在就调整城市轨道交通建设申报条件细则征求意见,其中有一条涉及到债务率:


上一年度政府债务率超过100%、120%的城市,城轨交通项目的财政出资比例分别不得低于60%、80%;政府债务率超过150%的城市,省级发展改革部门不得批准新开工建设项目


52号文下来的时候并没有这一条。不过,有关部门还是留了一个尾巴——


7月17日,发改委发言人向外界透露了一个高层的态度,对于不符合法律法规、或者没有落实偿债资金来源的项目,以及列入地方政府债务风险预警范围的城市,不批准或暂缓批准新开工项目。


这个要求并没有列入正式文件,而是作为内部规定。这说明债务率超标不是硬性指标,而是一个软性指标。


所谓“不批准”或“暂缓批准”,前者是真的不批,你怎么求都没用,后者是缓一缓还是会给你批的,别太着急。中央的自由裁量权很大,到底批还是不批,取决于这个城市的谈判斡旋能力,以及在中央心目中的地位。


经过统计,我们发现38个有资格建地铁的城市中,有6个城市的政府债务率超过国际通用的警戒线100%。(兰州数据不全未统计)



政府债务率=债务余额/当年综合财力。综合财力是一般公共预算总收入、政府性基金总收入、国有资本经营总收入的总和,包含了上级补助收入、调入资金、上年结余等。


很多文章都不够专业,只计算地方级收入而忽视了中央、省里的转移支付,导致有很多城市都莫名中了枪,比如西安、沈阳、南宁等。


实际上,真正债务率爆表的已获批城市,只有贵阳、昆明、大连、哈尔滨,而还未获批的种子选手中,只有淄博笑到最后,唐山(152%)、泉州(131%)希望渺茫。


这6个城市虽然不像呼和浩特、包头城市那样被直接“淘汰出局”,但怎么都要“留级察看”。


像无限逼近100%西安,就算超一点也不怕。有国家中心城市这层黄袍加持,怎么着都会多倾斜下。其他非国家战略层面的城市,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04


以前,我们常用行政等级、房价来给城市排序,弄出一二三四线榜单。


其实这两种坐标系都各有不足。前者是计划经济下的产物,后者是市场经济下的产物。单独采用一种指标,都会有些偏颇。


像长春贵为副省级城市,只比直辖市低一个序列,但要说长春是二线,武汉人服吗?


所以,我们不妨用一种同时吸取两种体系长处的坐标:地铁指数。


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地区生产总值、市区常住人口、债务率,这四个指标分别考量了一个城市的财力、物力、人力、压力。每项指标都达标的城市,真的是屈指可数,需要官方和市场两种力量共同作用,较为均衡才可以。


比起星巴克指数的虚无缥缈,地铁指数更能反映一个城市的综合实力。再结合国务院的“城市规模划分标准”,我们可以制定出一个全新的城市等级链条——


(地铁运营里程与城市规模具有非常大的正相关性)


坐在一等舱的,主阵营是超大城市,加特大城市南京。


坐在二等舱的,主阵营是特大城市,加大城市苏州。


坐在三等舱的,主阵营是有资格建地铁的大城市,加特大城市沈阳。


坐在末尾舱的,是只有资格建轻轨的其余城市。


要知道,地铁每公里建设成本7、8亿元,按规定地方配置的资本金要达到总量40%以上。南京运营里程能排到全国第四,远甩武汉、成都、天津等,可见自身实力之雄厚,完全有资格可以进入头等舱。同理,“大城市”苏州挤入了二等舱,“特大城市”沈阳退到了三等舱。


而省会城市兰州、福州、乌鲁木齐、呼和浩特都没有资格建地铁,连常州、佛山、徐州这类普通地级市都比不上,也就不能坐同一个舱位了,只能末尾舱。


这才是真正的城市鄙视链。


有资格建地铁的叫高富帅,没票上车的那都是屌丝。


05


这年头,最大的确定性就是“不确定”了。


游戏规矩的一个变动,下边多少人的命运为此而变:按照地铁远期规划图重仓土地的开发商,囤积所谓地铁房的投资者……


其实,这种政策的变向也不是无迹可寻。最近央妈和财爸那场闹得满城风雨的掐架,就提前释放出了巨变的信号。


这两年,为了消除泡沫,央妈的金融去杆杠搞得很猛,资管新规一下去,通道、嵌套都被关进了笼子,银行系统日子过得紧巴巴,对实体经济融资剧烈收缩,引得股债汇三杀,市场叫苦连天。


财政去杆杠却动静不大。相反,地方政府还通过国企、城投平台继续加杠杆,导致债务累增。由于财税改革跟不上,这部分的风险已到非常的危险时刻。


像前阵子某地级市威胁银行要对政府债务降息,否则就动用纪委清查。手段如此野蛮,反映出当下中国,地方政府与银行体系的博弈已上升到了史无前例的激烈。


高层对于防范系统性风险下,各部门步调不一致的后果有了反思,财金体制迎来巨变的节点。将地铁建设条件提高3倍,不过是财政去杆杠打响的第一枪。


如此一来,很多资金不到位的城市就不能硬上基建了,盲目的投资减少,避免了地方过度超前建设,加重地方债务负担。


近期有诸多消息显示,中央正准备摸底地方隐形债务。随着这个见不得人的账本浮出水面,从表外移入表内,各地政府的债务率将高度膨胀。由此,未来地铁梦碎的城市名单还会继续拉长。


一场深远的巨震开始了。



2018米宅城市调研系列丨点击直达

川渝考察

成都成都考察报告重庆楼市现状重庆机会

杭州考察

上城区/下城区/滨江区余杭杭州楼市现状杭州VS上海钱江新城奥体萧山未来科技城三墩闲林老余杭良渚之江崇贤临平临安富阳千岛湖建德

环杭调研

环杭值不值得买 | 湖州 | 安吉 | 德清 | 海宁 | 柯桥 | 绍兴 | 诸暨 | 义乌 | 慈溪 | 丽水

上海调研

豪宅 | 金山 临港 |上半年盘点

环沪调研

杭州湾 | 嘉善 | 平湖 | 新埭 乍浦 | 南浔 启东 花桥

北京调研系列:

双桥 | 大兴新机场 | 天通苑 | 望京  | 昌平未来科学城 | 通州 | 丽泽商务区 | 西城学区房 | 海淀学区房 | 东城学区房 | 房山 石景山  大兴 | 孙河 | 奥森 | 东坝

天津考察系列:

 环城四区 | 武清 | 滨海新区(上) | 滨海新区(下) 城六区 | 天津学区房(上)天津学区房(下 )天津抢人 | 团泊新城 

环京考察系列:

 固安 | 唐山  | 大厂 | 保定 | 沧州  | 北戴河 廊坊 涿州 | 秦皇岛 | 涞水 | 下花园 | 曹妃甸

雄安考察系列:

雄安真相调研土著说雄安 | 环雄(上)环雄(下)

其他城市

贵阳长沙大亚湾粤港澳大湾区置业指南


米宅服务产品请戳图查询

7.29,巨变时代!


活动主题:巨变时代:从高处看透被重构的财富逻辑,从底层实操改变被裹挟的个体命运

主讲嘉宾:严九元(财经头部平台,智谷趋势创始人)、熊辉( 投资实操专家,亿元资产持有者)。

活动地点: 中国·郑州·郑东新区

活动时间:2018年7月29日下午14:00

线下报名:点击“阅读原文”报名

线上直播:可关注微信公众号“破竹课堂”,回复“直播”预约报名。


↓↓↓点击“阅读原文”报名参加会议

阅读原文

联系我们

400-618-8686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hnhaofang@sina.com

请在反馈与合作联系我们

QR code